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1年6月29日03:35


一位党员的人生片段

胡子宏

    

  我的祖父1948年牺牲在大别山时,只有32岁。村里的老人们讲,祖父早年就读于保定的一所师范学校。日寇入侵后,他加入了共产党,组织学校那些热血沸腾的青年集会游行,宣传抗日,后来被学校开除,随即返乡参加了八路军。有一次他在与日寇的遭遇战中被俘,被投进大牢。幸运的是,游击队袭击了敌人的牢舍,祖父侥幸得以逃脱。途中祖父被乱枪打伤了臂膀,秘密回到老家养伤。曾祖父劝他:“你的命真是捡来的,别干共产党了。”祖父说:“我是有组织的人了,我早把这条命交给共产党了。”

    当祖父的枪伤在臂膀上凝结成醒目的疤痕,他又跋山涉水去太行山革命根据地受训。跨越铁路时,祖父再次被日寇擒获,随即遭受了一顿漫长的拷打。遍体鳞伤的祖父始终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

    后来祖父对日本鬼子说:给碗水喝吧。于是鬼子拎来一桶清澈的井水,牵来了东洋狗。狗喝饱了,那水被拎到祖父面前。祖父轻蔑地摇摇头说:我不喝脏水。

    祖父没有丧失中国人的尊严,他被投入监狱不久,恰逢狱友们挖穿了牢狱的墙壁,组织了一次成功的越狱。祖父大难不死,越狱后重新找到了党组织。

    祖父随刘邓大军南下后就杳无音讯,一年后传来消息,祖父牺牲在大别山区。关于他的死,有许多说法。祖父牺牲时,我的父亲降临人世仅仅5个月。

    小时候,我非常希望听到祖父浴血杀敌的故事,但人们更多地谈论起,祖父宁可渴死,也不喝那桶东洋狗喝剩的脏水。祖父留下来的除了一张学生时代的照片,再就是一件缴获的日寇军衣。前些日子,我拜访了祖父当年的战友。80多岁的老人动情地说:你祖父真是好汉啊,是真正的共产党员。说着,老人的眼圈就噙满了泪水。那一刻,我忽然感到,祖父给我们后代留下来一笔无比宝贵的精神财富。 

    《人民日报》 (2001年06月29日第七版)  




 
相关专题
 中国共产党80年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