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1年6月29日03:28


为了那神圣的誓言

王敏

    

    《帕米尔医生》在题材选择和人物塑造上,具有独特的思想内涵和审美价值。这是根据吴登云的先进事迹创作的电视剧(剧中主人公改为吴天云)。吴天云以他的模范行为和高超的医术被帕米尔居民尊称为“白衣圣人”、“生命的保护神”。作品没有机械地在“圣”和“神”的“结果”上大肆渲染,而是通过一个个事件和精心筛选的细节,有机而生动地刻画了他的心路历程。作品既忠于生活本身提供的素材又进行了卓有成效的艺术创造,特别着力于对吴天云“这一个”人物形象的刻画和心灵开掘,于平凡之中见哲理,在真纯之中透诗情。

    江苏扬州医专毕业生吴天云和一批江南学子来到新疆石河子。在欢迎大会上,这个憨厚、内向、甚至有些木讷的吴天云代表他的同学们发言表态说:“服从祖国分配,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就这一句誓言,使他被分配到艰苦异常的帕米尔高原上的乌恰县医院,一呆就是三十多年。这三十多年的步履并非一帆风顺,作品中没有回避他的弱点和不足。他也曾向有关方面发信,想调动工作。但是,作品更以大量的篇幅表现他敢于面对现实,不忘自己的誓言,热爱群众生命的可贵品质。他以自己的医德医术,积极地投入到改变这里穷困落后的现状。从这个角度上讲,那个曾给他送过奶疙瘩的孩子的父亲突发胃出血死在他的面前而不能拯救的那段戏,非常动人。可爱的孩子哭着捶打着围观人群的背,极力钻到父亲身边,捧起曾将他高高举起,放在马背上的父亲的大手……孩子的哭声、泪水,是对逝去的生命无助的呼唤!它撞击着观众的心,更震撼着吴天云的灵魂。所以他对王成林所说的“医生如果治不好病人的病,救不了病人的命,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即使是调动,没有真本事,谁又会要呢?”可以说既是誓言的深化,也是对人生价值新的感悟。

    热爱生命,拯救生命是医生的天职。但是当自己亲人的生命乃至自己的生命与病人的生命发生矛盾时,能够舍己、舍亲而为病人,那就又到一个更高的层次了。导演是通过艺术语汇来揭示吴天云这个思想飞跃的。托肯害怕割自己的皮救独生子的一段戏之所以有意思,是让人们在笑声中领略到吴天云的“爱”的职业道德。作品没有人为地拔高吴天云:正在抢救那些生麻疹的孩子们时接到母亲病危要他回去见上一面的电报,就失去控制,哭叫着,不顾一切地往回跑,但在大家手忙脚乱时,又把口袋里忘了取出来的仅剩的一瓶药送回来。思母情结终于被抢救孩子们的急迫心情所替代。吴天云失去了与母亲见最后一面的机会,成为终生的内疚,但却使他的精神品格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到了老年,当他听到唯一的爱女在护送病人的途中因车祸死去的消息时,浑浊的泪水在脸上流淌,是悔?是痛?所有这些,都将他丰富的内心世界揭示得淋漓尽致,将他的灵魂生动自然地呈现在观众面前。

    正是导演准确地把握了题材的内蕴,大胆从“实现自我价值”这一命题切入,为并不遥远的历史与现实找到了时代的共鸣点。导演让不同的人物的不同价值观念相互碰撞,同来的王成林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费尽心思,终于离开这贫穷的大漠,回到了扬州;吴天云的妻子,受不了高原的风沙寂寞,丢下丈夫。作品并没有简单地、模式化地丑化谁,而是在人物的对比和情节的演进中,刻画人物品格的美丑高下。吴天云几度婉拒故乡邀请他回扬州行医、养老,说出“回家乡只不过多一个医生而已,而在乌恰,吴天云只有一个,柯族群众需要我”的朴素话语,这表明他的情感、理念已经完全和柯尔克孜族人民融为一体了,在帕米尔高原建起了颇具规模的医院大楼的同时,也树起了一座巍峨的丰碑。

    吴天云的誓言,从朴素的感情到自觉地行动,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吴天云认识客观环境,改造客观环境,同时也在认识自己,改造自己,迈着坚实的脚步实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他让我们感受到一颗崇高心灵的升华。 

    《人民日报》 (2001年06月29日第六版)  




 
相关专题
 中国共产党80年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