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1年6月28日21:08


“我累死了也心甘”——长春市宏伟村党支部书记张德柏自述

新华社记者  赵宝锟

    

    1998年,从事个体经济15年的张德柏做出了惊人之举:放弃年收入百万元的私营业主身份,走上了长春市二道区英俊乡“六年上访村”宏伟村党支部书记的岗位,担起了治乱治穷的责任。

    当时,张德柏的家人和多数朋友都反对,认为他在40岁做出了“昏了头的选择”。张德柏则认为,当村支书是自己一生中最重大的选择和转折。如今他赢得了村民的信任和拥戴,比起一年100万元的收入,他觉得现在获得的回报更丰富、更充实、更有内涵。

    以下便是张德柏的自述:

    “中学毕业后,我在北京度过4年军旅生活,1979年入党,1980年复员,1983年我放弃了长春市公安局的‘铁饭碗’,在父母的骂声中‘下海’了。我开的第一个实体是废品收购站,效益很好,很快就发展了3个分站。以后,我又相继创办了大药房、新型钢窗厂、特种动物养殖场等企业,整体效益很好。1996年我的收入达到100万元,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老板,吃喝不愁,生活安逸富足。

    “1997年5月,长江村支部书记周德芳找我,第一句话就是:‘长江村相中了你,想请你当村里的副总经理,主管村工业小区的开发,年薪1万元左右,你干不干?’说实话,虽然因为被组织看中和承认,觉得很高兴,但100万元和1万元之间怎么可能划成等号?

    “村支书连个正式干部都不是,干它有啥意思?这就是我的第一反应。

    “接下来,周德芳书记的‘游说’让我感到,组织的要求不是轻率提出的。周德芳说,第一,你已经有相当的经济实力了,从现在起即使不再经商,凭存款也足够养老了;第二,换一种方式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是很有挑战性和吸引力的事情;第三,村里工作比你现在的工作更累、更细、更繁杂,但从精神上得到的回报与慰藉你也想象不到;还有一点,从组织角度讲,你是共产党员。

    “老支书的话说到了我的心里,我是个乐意挑战自我,希望在不同领域证明自己价值的人。当时长江村政通人和,与周书记一身正气、倾心为民的人品和官品密不可分,他是我的榜样。

    “周书记要是得知哪个村民心里有事、犯了嘀咕,就拎上一瓶酒到村民家里一起喝上几盅,矛盾和问题就在说笑中化解了大半。周书记常说,老百姓对干部的信任和友好,用钱换不来;自己的工作得到农民的承认,心里是真舒坦。

    “我是从周书记身上看到最基层的党组织在做什么样的工作、又是怎样工作的。1995年长江村工业小区筹建时,村里缺钱,周德芳四处去借,当周书记向我提出此事后,我爽快地说,可以拿出10万元应急。

    “等乡里找我谈话时,我当即表示:‘我是共产党员,服从组织安排是天职,这些年来,组织和村里的父老乡亲都给我很多荣誉,我也该为村里出把力了。’

    “担任长江村一个实业公司副总经理的头3个月,我带头多方筹资20万元,把村里一条雨天‘大人穿靴子、孩子陷泥坑’的1400米的泥土路修成了沙石路,这是我为村民办的第一件事。接着,村民竟然以全票把我推到了村委会主任的位置上,这是老百姓第一次给我‘打分’。

    “大年三十,我带着电工抢修老化的变压器,大年夜11点在村民的欢呼声中全村恢复通电;我为一家贫困户的两个女儿在长春找到了临时工;我调解一对因家庭小事而闹离婚的夫妇重归于好……事情小如针眼,但朴实的农民却记得很清楚。直到现在,一碰见长江村的农民,他们还要反复提起那些往事。我慢慢感到,村里的工作原来如此充实。

    “基层党组织到底肩负着什么样的责任?长江村一位7岁孩子的深深一鞠躬给我很多启发。春节期前,我和村班子一起到贫困户家发放慰问金,当走进一家徒有四壁的农户时,家中7岁的孩子正在洗书包,地上有两只紫青的死鸡,是从外面捡来准备过年吃的。我对孩子说明来意后,他慌忙从水中抽出双手,使劲在自己的衣服上一擦,接着深深一鞠躬:‘谢谢党,谢谢组织!’孩子的一鞠躬,一句话,让我明白了,我们的基层党组织是在建造一项多么平凡又伟大的工程!

    “1998年2月13日,乡党委开会做出决定,让我担任‘六年上访村’宏伟村的党支部书记。我知道摆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块‘硬骨头’,还是坦然接受了。这时,我也‘放手’了自己最后一个药店,与年收入百万元的私营业主的身份彻底分离了。

    “我在宏伟村任村支书的3年工作中,应验了老村支书的话。尽管新村班子没有轰轰烈烈之举,干的都是分内的事,但我们得到了村民足够的承认和回报。宏伟村治乱治穷的过程也是村干部和村民互相鼓励、互相感染的过程,村民给予村班子的,并不比我们给村民的少。

    “在新班子上任一个多月后,顶着压力召开了宏伟村6年没有开过的全体村民大会,会议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会场上还几次响起了掌声。当时我在台上,一时间百感交集。

    “1999年春节前,村委会向全村下发了征求意见书,群众对村干部工作的满意率达到了96%。有一份意见书我记得十分清楚,上面写着:‘村换新貌人心齐,新官新政得民意。任重道远忌九十,反腐倡廉要牢记。最是大旗应高举,再上台阶创佳绩。’末尾还对‘九十’进行了注解:‘行百里路者半九十’。

    “去年‘七一’党员活动时,突然下起了小雨。我们村一位80岁老党员急忙跟上来为我挡雨,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让我一下子不知所措。在返途的车上,党员们自发唱起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他们在一个劲地唱,我却使劲地忍住了眼泪。

    “这几年,我受了一点累、尝了一点苦,可我享受村民给我的感动更多,我体会到了老村支书周德芳所说的获得‘心里慰藉’的幸福感,也懂得了什么是‘用钱买不到的回报’。现在,总有村民对我说:‘张书记,你大胆领我们干吧,就是出错了,我们也不怪你。’这时,我心里想:‘有你们这么好的老乡,我累死了也心甘。’”(新华社长春6月28日电)


新华社 2001年6月28日


 
相关专题
 中国共产党80年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