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1年6月28日14:50


为中国“神医”记日记
    

    新华社记者崔军强  

    

    在世界医学史上,做神经外科手术超过万例的医生只有一个。    

    在医学“吉尼斯大全”里,成功切除直径9厘米以上巨大脑动脉瘤的医生也只有一个。

    在难度最大的脑干手术领域,他完成过近400例手术,全球最高;手术死亡率不足1%,全球最低。

    这些不可思议的世界纪录是由一位中国“神医”创造的。他的履历表上简洁地写着:王忠诚,中国工程院院士,从医51年,入党41年,是一位医德高尚、技术精湛的人民好医生,一位用手术刀书写人生的优秀共产党员。

    时间:6月20日    

    地点:世界三大神经外科中心之一的北京天坛医院

    天气:晴,阳光很好

    5时:起床,洗漱,踏步机上锻炼一小时,听早间新闻和外语广播,几十年来雷打不动。

    8时:阳光变得刺眼起来。眼前这些从全国各地涌来的脑瘤患者头缠纱布,显得苍白无助。灰色的门诊大楼,此刻正承载着过多的希望。

    这间布置得很雅气的诊室,这张简易的长条桌,这块几乎占据了整堵墙的巨大灯光板,组合成一个为病人服务的静谧空间。灯光板上挂满了核磁胶片,几十个颅内照影星星点点,透射着生命的奥妙。每次面对病人充满期待的面孔,心里总会涌起一阵激动。

    第一个病人来自山西偏远农村,述说病情时有些言不达意,这可能是普通人面对名医时的本能反应吧。双手架在桌面,上身略微前倾,静静地听着,偶尔轻声询问几句,这种保持了几十年的习惯方式可以使病人尽快放松,进入正题,但愿他的紧张情绪能被融化掉。仔细检查过他在外地医院拍的核磁片后,没有发现特别之处,应该建议进行手术治疗。对开颅术,病人的恐惧再正常不过了,所以还得关照一句:手术是最佳选择,但不用怕,因为成功率很高。

    一对夫妇带着4岁的孩子从哈尔滨来到北京求医,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那个看上去很可爱的小女孩儿反映有些迟钝,焦虑的父母按“缺什么补什么”的民间说法,常给孩子吃动物脑子,真是乱吃,应该提醒他们注意。从片子上看,孩子大脑发育并没有明显的异常状况,建议他们到北京儿童医院进一步检查,看是否有其他因素作怪。这对不远千里进京的夫妇,听到工程院院士如此建议,不知道会不会失望,但这是一名医生实事求是、尊重科学的态度。

    快11时的时候,一位临时挂到加号的山东妇女急匆匆走进诊室。他的丈夫在外地医院进行诺力刀治疗时,左手突然出现麻木症状,她担心伤及了神经。诺力刀是一种新疗法,没有现场参与又见不到病人,不能妄加推断。不过,应该告诉她这种治疗的效果要过一定周期才能反映出来,只能等上十天半月再作定论。为了减轻她的思想负担,开一个玩笑吧:我们都是山东人,你的普通话说得很标准,我来北京都60年了,可比你还差得太远。她笑了。

    11时:一上午十几个病人进进出出,都是从外地慕名而来的普通人。据说王忠诚的名声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真不应该有这种念头。他们职位不高,收入有限,但病人是没有贵贱之分的。他们唯一的不同,就是病情有轻重缓急。真心希望他们重获健康。

    12时40分:保健大夫一再提醒,我有腰病不允许久坐,但为了不给病人造成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上午整整3个小时基本上没离椅子。现在得进高压氧舱治疗一下,否则下午还真撑不住。

    下午2时:阳光照在办公桌上的感觉真好,仿佛思维也跟着明亮起来。厚厚一摞病人写来的咨询信就是厚厚一摞信任,这可压不起,抓紧时间提笔回复吧。应该告诉他们,最好的选择还是当面诊断,那样更准确。

    下午3时:又来到熟悉的七病区查房,人仿佛变年轻了,因为这里最能体现医生的价值。那位刚刚做完开颅手术的河南工人术后拍片结果不错,而且能清晰地回答各种问题,思维很正常。握着他的手,告诉他过不了几日即可出院后,他笑得很开心,在场的每个医生也跟着他一齐笑,气氛很温馨。这才像个有人情味儿的病房。

    下午3时30分:在病区办公室那张大办公桌前坐下,6名医生立刻围了上来。他们把近期收治的病人的片子一一取出,争相提问,令人欣慰。医生最要不得的就是面子,不懂就问,自己不能做的手术就另请高明,要知道病人的生命比医生的脸面重要一万倍。神经是人体的司令部,一旦开颅便来不得半点马虎,哪根神经管呼吸系统,哪根神经管运动系统,必须分得清清楚楚。还有,手术不能图快。上次到国外遇见的那个教授,50分钟就能完成一起开颅手术,结果死亡率太高。他要是在中国,我觉得应该停职,反省,终身不得再拿手术刀。我们的年轻医生万万不可学他。有个道理其实很简单,如果世上没有病人,怎么会有像华佗那样的传世名医呢。所以,我反复告诫我的学生,病人永远是医生的老师,我们永远应该敬重他们。

    下午5时:下班时间到了,人去楼空,真安静,正好是写书的大好时光。这几年手术做得太多,时间好像怎么挤都挤不出来,原计划1999年出版的书,现在还没完成,不能再拖了。自己大半辈子的点滴经验,肯定会帮助年轻医生少走弯路。有人曾经问我:优秀外科大夫都有一双纤细的手,可你这双手好像大了些。我这么回答他们,和手相比,心才是最主要的;没有责任心,即使是上帝造的手也等于摆设。还有人问我最大的心愿是什么。我想,如果我算是站在神经外科金字塔塔尖的话,真希望有人能超越我,而且最好是中国人。


新华社 2001年6月28日


 
相关专题
 中国共产党80年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