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专题 >> 2003年两会专题 >> 代表委员建言 2003年3月15日14:13


就业难不能全怪扩招 大学生需改变观念
    

  本报特派记者 巫伟 王巍 蜀梅 海燕

    “两会”期间,大学扩招与就业难成了教育界代表、委员们议论的热点话题。扩招与就业难有必然的联系吗?广东的高等教育会进行哪些改革?普通教育会寻求哪些突破?昨日,本报独家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省教育厅厅长郑德涛。

    就业困难不能全怪扩招

    据预测,今年广东的大学毕业生共11·7万人,比去年增加了28%,就业压力的确比去年增大了。他认为,这几年扩招,毕业生多了,与就业难有一定的关系。但是,不能把就业难简单归咎于扩招。

    “我们的高校毕业生的总量其实是很少的。”他说,“就业难,最大的问题不是我们培养的学生多了,而是就业观念没有改变。”现在很多毕业生都要找大企业,要稳定的工作,收入高的工作。由于择业观念、就业观念作怪,有很多工作岗位没有人去。

    “高中毕业生不读大学也要就业,而且会更提前进入社会。让他上了大学,晚了四年进入就业市场,多学四年文化知识,有什么不好?”

    他说,政府方面要做的工作,是多向毕业生提供就业信息,同时加大职业培训,帮助他们更好地就业。

    高等教育还需加快发展

    郑德涛认为,广东的高等教育不仅不应该止步,而且要积极发展、加快发展。“广东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在全国率先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教育不走在全国前面是不行的。”

    “现在还有很多人想读大学读不了,特别是好的学校。”他引用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的话说,广东高等教育的现状与广东作为经济大省的地位不相称,与广东要提高整个国民经济的质量和水平的要求不相适应,与广大老百姓的要求存在很大差距。

    他认为,作为省的教育行政部门,头脑要非常冷静,处理好规模、质量、结构、效益这四者之间的关系。在发展的时候,要高度关注质量问题,高度关注结构问题,包括学校的布局结构、专业结构、学科结构等,还要高度关注我们的办学效益。

    他还指出,各层次高等教育的协调发展也很重要。目前广东研究生的规模在全国只排在第七,研究生的教育要加强。除了本科和研究生外,还必须注意高等职业教育的发展,培养高素质的劳动者。另外,高等教育与基础教育也要协调发展,特别是要解决优质高中学位太少的难题。

    民办教育收费要放开

    郑德涛说,广东教育要加快发展,下一步需要解决几个瓶颈。首先是办学体制上要加大改革力度。《民办教育促进法》出台后,今年,广东会采取一些措施,进一步促进民办高等教育的发展,包括加快国有民办二级学院的发展步伐。

    据介绍,广东将通过深化改革,推进多元化办学、多渠道办学、多形式办学、多层次办学。多元化办学指的是办学主体多元化,以国家办学为主体,也要调动民营的积极性;多渠道办学指的是调动中心城市办教育的积极性,珠三角有些城市是比较富的,办高等教育有基础;多形式办学是从成人教育角度讲的,主要是进一步发展网络教育;多层次办学是指不仅仅发展本科、研究生,也要发展高等职业教育。

    其次是投入机制要加大改革。“政府投入的钱要让它产生更明显的放大效应。”他说,具体而言,政府给高校的基建拨款改为贷款。广东每年将安排6亿元用于高校的贷款贴息,连续实行几年。这样,政府拿出几亿元可能产生贷款百亿元的放大效应。

    据郑德涛透露,对民办教育的收费政策也会有些调整。对于民办高校,以及一些具有民办性质的二级学院,收费将放开。政府不再实行计划定价,而是只给一个指导价,也就是最高限价,要收多少由学校根据市场、生源的情况随行就市。

    减少择校只能增加优质学位

    择校的问题由来已久,各级政府和社会都很关注,因为这涉及到教育公平的问题。郑德涛承认,家长总是希望孩子不仅读上书,而且读好书,这对教育行政部门提出了一个严峻的课题。

    他认为,办法只能是增加优质学位。“想方设法禁止是禁不住的,而且是一种被动的做法。比较主动的办法还是增加优质学位的比例。”这几年,广东的优质学位大幅增加,全省的优质学位已占总学位的50%以上,这包括了省的、市的、区的、县级市的,但老百姓可能不一定都认同,所以矛盾还是比较突出,需要靠发展来解决。

    义务教育经费要立法保障

    3月9日,黄华华省长在回答本报提问时透露,今年,省政府将拿出10多亿元,从财政上给农村以更大的支持,教育费附加可能要取消(见本报10日A1版)。郑德涛认为,这是税费改革的大势所趋,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农村义务教育发展的经费如何真正落实。

    郑德涛指出,当前,基础教育所需的经费主要由三方面构成:教师工资、学校正常运作和学校发展。其中,教师的工资依赖各级政府的支付;学校正常运作的经费则主要来自于“学杂费”,也是就目前实行的“一费制”的那部分;而学校发展的经费,过去主要就是靠教育费附加来解决,将来取消后,将主要由各级政府的投入来支撑。

    “然而,目前对各级政府投入教育的经费,没有相关的法律、条例来明确规范,往往只能寄托在政府领导对教育的重视程度上。重视的话,就多投些。不重视的话,可能就会少投些,从长远来看,这对教育事业的发展极其不利。”

    郑德涛建议,在《义务教育法》没有修改前,广东省可以制定一些条例,保障义务教育经费的投入。

    相关报道

    教育部副部长袁贵仁称———高校不会停止扩招

    本报讯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教育部副部长袁贵仁在政协会议上表示,高校扩招计划并不因毕业生就业压力而减缓或取消。  “我国大学生比例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还是少了,但就业情况不是特别理想。”他说,“毕业生就业压力问题并不是高校扩招所引发的,而是我们整个人才市场的问题,是学生观念的问题,是教育结构的问题。”

    袁委员说,政府已经采取了一些促进毕业生就业的措施,但高校扩招计划不会减缓或取消,只会根据实际情况,对当年扩招的规模和幅度有所调整。 

    专家声音

    高校扩招适应经济发展要求

    全国人大代表、西北师范大学校长王利民:

    过去中国人力资源素质落后,国家教育水平欠发达,如今高校扩招适应了经济发展要求和个人接受高等教育的需求。 

    出现就业难的一个原因是,大学教育结构与社会需求并不完全合拍,尤其是专业构成,如经济类专业和法学专业、统计专业中的一些课程急需更新。要变革教学内容,改变劳动力结构,使所学专业学生毕业后与社会合拍。

    高校扩招就业难问题突出

    全国政协委员邓乃扬:

    在短期内急剧扩招的情况下,毕业生的总数一下子增加了许多,在抵消一部分就业压力后,往往还会产生新的或积累更大的就业压力。而且,扩招前已经存在选择性就业问题,扩招后随着毕业生数量的急剧增加,这一问题就更加突出。一是有些毕业生仍然抱有国家包分配的传统观念。二是相当数量的毕业生向往大城市、舒适优越的工作岗位。三是大学毕业生在校期间普遍存在重视理论知识学习,缺乏实践能力培养的现象,给毕业后的就业造成了欠缺。

    新闻背景

    高校扩招

    今年是大学扩招本科生毕业的第一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总数为212万人,比去年增加67万,增幅46·2%。就业形势趋于紧张的问题,在一些地方凸显了出来。

    但是,目前中国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占全国人口比例只有5%左右,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18岁—25岁青年在校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和此年龄段所有学生的比例)还没有达到15%,远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 

来源:《南方日报》 2003年3月15日


 
相关专题
 2003年两会专题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