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专题 >> 2003年两会专题 >> 书记省长在线 2003年3月17日14:22


宁夏回族自治区主席马启智:必须从制度和体制入手解决“三农”问题

新华社记者 顾立林

    

    在今年的“两会”上,“三农”问题是代表们议论较多的话题之一,代表们踊跃发言,建言献策。但“三农”问题的根子在哪里?宁夏回族自治区主席马启智代表在接受记者访问时说,根本原因要从制度缺陷上来寻找,解决问题也必须从体制和制度上着手,彻底改善农业和农村发展的外部条件,为农民全面奔小康创造条件。

    没有农民的小康  就没有全国的小康

    党的十六大提出,要在本世纪头20年,集中力量,全面建设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使经济更加发展、民主更加健全、科教更加进步、文化更加繁荣、人民生活更加殷实,国内生产总值到2020年力争比2000年翻两番,综合国力和国际竞争力明显增强。马启智代表说,我国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口是农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重点在农村,难点也在农村。没有农民的小康,就没有全国的小康。

    马启智代表认为,农业、农村、农民问题,一直是困扰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最基本的问题和难题。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取得了伟大的历史性成就,中国正在不断走向繁荣富强。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综合国力大幅度提高,农业和农村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农产品供给由长期短缺转向总量基本平衡或相对过剩,农业生产由主要追求产量和速度转向主要追求质量和效益,农业生产经营开始步入市场化轨道,农民生活由温饱向小康迈进。同时也应该看到,我国解决“三农”问题的种种努力,都未能达到应有的预期目标。1997年后,我国农民的收入增长幅度逐年递减,一度缩小了的城乡收入差距和沿海地区与中、西部地区之间的发展差距重新出现不断拉大的态势,并由此引起农民收入增长缓慢甚至下降、部分农村返贫现象严重、农村市场萎缩等一系列问题。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再次成为制约我国整个国民经济快速健康发展的一大难题。

    传统体制上农业蛋糕很难做大

    马启智代表说,“三农”问题主要表现为,在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的同时,出现了农业脆弱、农村贫穷、农民困苦的状况长时间难以扭转的问题。其基本特征是:过多的人口拥挤在农村,过度利用土地资源,劳动生产率极低,就业极不充分,农村经济发展缓慢,农民收入水平极低,而且资源掠夺性使用,生态环境破坏,水土流失严重,国土可持续利用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受到严重威胁。

    “三农”问题中,最根本的问题是农民问题。我国农村有1.5亿--2亿呈“隐性失业”状态的“富余劳动力”,农民收入增幅长期低于GDP增幅,低于城镇居民收入增幅,城乡收入真实差距超过6:1,且呈进一步扩大之势。县以下消费品零售额占全国消费品零售额的26.2%,与69.1%的农村人口比重相去甚远。农村人均收入和消费水平仅相当于城市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水平,农村还有3000万贫困人口,有6000万人徘徊在温饱线上。

    我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业承载着巨大的社会负担。农业成为一个特殊的产业,农民成为一个特殊的群体,特殊在土地有限、小规模分散经营因而不经济,特殊在靠天吃饭、剩余很少因而不能抗御自然风险,特殊在价格弹性低因而增产不增收。

    世界其他大多数国家都给予农业以大量补贴,而多年来我国对农业生产资料(种子农药化肥等)和农产品尤其是大宗农产品流通渠道实行垄断性管理,对农业产出进行垄断性调用,其结果是国家包办了大多数应该由农民和市场去做的事,农民缺少扩大再生产的能力。无论种什么,怎样调整种植结构,农业和农民收入这块蛋糕都难以做大,农村问题都难以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三农”问题根本原因要从制度缺陷上寻找

    马启智代表说,“三农”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根本的原因,应该从制度缺陷上来寻找。首先,由于长期沿用计划经济时期实行的城乡隔离、城乡分治政策,在经济迅速崛起时,人口流动与集中受制度束缚,大量人口和工业生产力(主要是乡镇企业)离散分布在农村,既降低了经济活动的整体效益,又致使我国城市化进程远落后于工业化进程。

    据有关研究资料,中国城市化水平比同等工业化国家低10--15个百分点。换算下来,等于农村土地多承载了一到两亿人口,也就是城市少负担了一到两亿人口。同时,现行的户籍管理等一系列政策引发城乡二元结构,抬高了农民进城门槛,导致城市化进程缓慢,由城市“短缺”进而导致农村劳动力就业缺乏充足空间支持。这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许多问题的症结所在。其次,在人地关系高度紧张、农村就业极不充分的基本国情背景下,农村土地按人头承包,实行土地福利性配给的制度,农业经营规模狭小,加之农民被排斥在国家社会保障制度之外,导致土地的经济要素功能、产业功能弱化,生活保障功能增强,农民过度依赖于土地。农民家庭经营小块土地,可以实现温饱,但却不得小康,难得富足。大多数农民家庭的医疗、教育等开支需要依赖土地以外的非农收入补贴。即使我国城镇化进程加快,城市化达到同等工业化国家水平,仍难以根本解决农业经营规模狭小问题,改善农民状况的任务极其艰巨。

    解决“三农”问题必须从政策和制度入手

    “三农”问题的本质是一个政策问题、制度问题。马启智代表分析,解决“三农”问题特别是农民收入问题,国家必须从政策和制度入手,彻底改善农业和农村发展的外部条件,才能根本解决问题。

    首先,要把解决“三农”问题作为国家最优先考虑的战略选择,强化农业的基础地位,加大对农业的支持和保护力度,切实维护农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其次,要加快推进县、乡、村三级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精简机构和人员,改进管理,增强服务,降低费用,减轻农民负担;第三,要加快流通体制改革,彻底改变国有流通部门垄断粮食、棉花等主要农产品经营的局面,给予农民经营自主权;第四,要加快政策调整和改革步伐,促进经济增长,启动市场需求,推动农村经济的发展;第五,要降低农民进城的门槛,给予农民真正平等的公民权和国民待遇,加快城镇化进程,鼓励、支持农民在非农领域实现就业,让农民在耕地以外找到生存和发展的新空间,减少农民,富裕农民。

    马启智代表说,从长远发展看,必须彻底改革带有福利性的土地配给制度,明晰土地产权,促进土地按照市场机制流动,使之成为城市化的推动力量。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实行以农业产业化为主的产业政策,重点围绕农民增收,通过结构调整和科技增密、资本增密来替代稀缺的土地资源,增强综合生产能力和整体经济效益。要加快结构调整,发展劳动密集性产业,提供更多就业岗位,消化农村“剩余劳动力”,提高我国整体就业水平。要增加农村人力资本投资,提高农民素质。素质不高是农民向二、三产业转移,进而向城市迁徙的重要障碍之一。要加大科技培训力度,提高农民劳动技能,加强技术推广工作,提高科技水平。通过广播、电视、互联网定期或不定期地发布市场信息,让农民生产经营少担风险,多得实惠。要增加农村资金投放,改善基础设施,发展工厂化、设施化农业。以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对农业的投入,加快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农民的用水、用电等生活条件,启动农村消费,扩大国内需求,消化过剩生产能力,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带动农村非农产业的发展,推进农业产业结构的调整,提高农民收入。

    马启智代表最后说,消除对农民的制度歧视,从根本上解决“三农”问题,是广大农民追求幸福生活的强烈愿望,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必然要求,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必然选择,是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壮举,也是中国对人类文明的重大贡献。(新华社北京3月17日电)

来源:新华社 2003年3月17日
(责任编辑:庄红韬)


 
相关专题
 2003年两会专题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