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专题 >> 2003年两会专题 >> 热点两会 2003年3月12日13:59


教育不普何来小康 代表委员关注农村义教现状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陈芳 李斌 汪金福 

    “10.54元”能做什么?最新的中国教育与人力资源问题报告显示,这是农村中学生一年的“人头费”,也就能买几盒粉笔、文具。中国农村义务教育的落后现状,成为“两会”代表委员关注的焦点话题。 

    最新消息表明,截至目前,由376名代表联名提出的关于《加快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的议案,成为本届人代会上代表联名最多的议案之一。代表委员们呼吁:“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是发展农村义务教育。” 

    教育不惠及,何来小康 

    (背景链接)我国小学公用经费,最高的省市和最低的省市相差50倍,初中公用经费最高的省市和最低的省市相差92倍,巨大的差距不仅导致了欠发达地区特别是农村义务教育的质量下滑,更使农村经济的发展迟迟不前。 

    (点评)严隽琪委员:现代社会,健康和教育是人们的两大需求。健康与生存本能相关,教育则关乎人的发展。长期以来,无论是地区之间,还是同一区域内,义务教育公共资源配置失衡问题都十分突出。全国范围内,义务教育学校的办学条件存在较大差距。发达地区学校学生人均经费逐步接近千元,教师学历正在逐步达到大专以上,教师月工资接近两千元,设施条件优良。贫困地区学生人均经费仅百元左右,教师学历多为中师,有些地区教师月工资不足400元,校舍设施简陋,甚至无力修缮危房。 

    沈士团委员:全国截至2002年底拖欠教师工资额达134亿元。2001年全国30%左右的县,小学生人均公用费不足125元,财政预算拨款不足8元。26个省农村中小学有4000万平方米左右的危房。教育问题不解决,奔小康就是一句空话。 

    贫困危及着孩子们的前程 

    (背景链接)农村税费改革后,切断了乡统筹教育基金和农村教育集资,学校的发展和建设已无其他资金来源。因无钱买化学试剂,有的学校把化学试验课都停掉。由于没有水电费,一些学校在晚上点蜡烛或油灯办公,又回到了煤油灯时代。 

    (点评)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教育厅厅长王斌泰:从近几年的情况看,农村义务教育存在问题的严重性不容低估。虽然中小学生收费标准已经降到160元和300元,甚至有的地方降到了50元和70元,但依然有些学生交不起学费。由于贫困,有些孩子不能坚持学业。学校的桌椅板凳、仪器设备、文体器材以及水电的需要都满足不了,如何保证教学质量的提高? 

    全国人大代表、致公党中央副主席杜宜瑾:税费改革后,试点地区义务教育的经费问题没有说法、没有依据,政府违背义务教育法,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呼唤修改义务教育法,以适应税费改革新情况。发展权的首位是教育权,中央政府应该承担义务教育的支出,加大投入。

    县级财政难扛义务教育大旗 

    (背景链接)去年中央做出了农村教育“以县为主”进行管理的决定,以缓解教师工资发放的难题。但对于经济欠发达地区,很多农村教师工资依然没有保障。由于工资较低,又缺乏保障,不少地方教师流失严重,湖北罗田一个暑假就跑掉教师100多人,襄樊流失教师600多人。 

    (点评)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大教授周洪宇:农村税费改革后,农民的负担确实减轻了,但义务教育投入却面临更大的短缺。“两会”之前,我们到农村中小学去调研,发现为了省电省钱,即使天色很暗,学校也常常不开灯,学生视力受到很大影响。有些学校为节省开支,连试卷也不印发,学生很少做作业练习和复习,学习用品奇缺。农村教育是中国教育现代化的难中之难,直接关系到中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成败。 

    任玉岭委员:九年义务教育的根本问题是经费问题,是国家宏观投资政策把义务教育摆在什么位置的问题,也是要不要用国家财政来支撑和保证的问题。如果不抓住教育经费这个“牛鼻子”,不把九年义务教育特别是农村教育摆进国家财政的盘子里,不能用“皇粮”来支撑和保证义务教育的发展,我们不仅不能真正实现“普九”,而且会在经济发展战略上犯错误,贻误整个现代化的进程。

    抓住教育经费“牛鼻子” 放进国家财政“大盘子” 

    (背景链接)前些年“普九”工作中,各地为了达标,不惜借高利贷购置设备,改造房屋,学校欠债十分严重。农村税费改革后,停止了教育集资,加上地方财政困难,“普九”债务基本无能力偿还。许多地方发生了债权人堵政府、封校门、赶学生、锁教室的事,危房改造无法承受和保证,“普九”的成果难以延续和巩固。 

    (建言)谢丽娟委员:义务教育不能搞“人民教育人民办”,它是政府行为,是国家义不容辞的责任。义务教育普及不能空谈,应该实实在在地把经费责任定位在国家财政的预算上。一是要把欠债还清,并纠正教育资源分配上的极度不公,尽快树立教育均衡发展的理念;同时改革长期以来的义务教育收费制度。 

    王斌泰代表:为保证农村的小康和现代化的加速实现,我们不仅需要把农村九年义务教育作为“重中之重”的切入点,认真培养中国下一代的大多数,而且要突破农村九年义务教育的投入体制。不解决免费的问题,贫困地区以及发达地区的贫困人口就无法真正普及义务教育,贫困地区的经济与社会发展也难以解除人力资源上的制约。

来源:新华网 2003年3月12日


 
相关专题
 2003年两会专题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