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专题 >> 2003年两会专题 >> 代表委员建言 2003年3月03日12:42


可怜天下父母“薪”—代表委员质疑教育乱收费

记者 李斌 陈芳 张景勇

    

  在我国众多城市,同是学生,只因户口所在地不同,要想上好学校,就要付出择校费、赞助费等额外代价。对于广大望子成龙的家长来说,最怕的不是送钱,而是“钱送不出去”。 

    “两会”前夕,中央纪委第二次会议提出反腐倡廉要深化纠正部门和行业不正之风工作,着力解决发生在老百姓身边的、严重损害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并将深入治理教育乱收费列为第一条。 

    愈演愈烈的教育乱收费现象,在今天开幕的政协大会和抵京报到的人大代表中产生强烈共鸣。代表委员纷纷质疑教育乱收费“怪现象”,呼吁有关部门重视这一现象背后的腐败和教育机会不均等问题。 

    家长方: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择校费”年年攀升,择校生大战愈演愈烈。好学校“卖”高价,如今在很多地方已是公开的秘密。 

    镜头回放:北京一所实验小学的老师在家访时,竟发现8个学生家的门牌号码是学校附近的同一个厕所。原来,为挤进这所学校的“大门”,家长们费尽苦心把户口转到最近之处,以便就近入学。 

    菁莆是北京一所小学的尖子生,当传来被清华附中录取的喜讯时,不少家长羡慕不已:这孩子真争气,一下子就给父母“挣”下几万元钱。 

    北京某“重点”校,在查户口、交赞助费等传统方法不能挡住人流的情况下,让孩子进行综合能力测试,其中一道题为“一个企业要破产,你有什么办法”。 

    数字解读:在北京,择校费多至3万、5万;而在中部地区一些省会城市的好学校,择校费也要1万或2万不等。一位来自河南的政协委员说,她所在的地区对教育乱收费年年整顿,然而效果并不明显。现在,越来越多的家庭加大了教育投入,新生人口中独生子女的增加,提高了家庭教育支出的强度,教育支出已成为家庭的第二大支出。 

    “两会”点评:广西大学副校长黄维义委员说,家长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想尽一切办法择校实在没有必要。我也经常对周围的人讲,孩子要走符合自己实际情况的路,不可人为“拔苗助长”,这样不但可能让家长殷切的期望落空,而且影响孩子的正常成长。问题的“根”还在应试教育和教育资源的缺乏、配置不平等上。 

    中国工程院院士沈国舫委员提醒:“现在我国高级技工的缺口很大,可人们还是一味地挤高考这条独木桥。家长必须转变观念,适应环境的变化。” 

    学校方:生财有“道” 

    有关部门虽然三令五申,在义务教育阶段不允许择校,不允许学校收取赞助费,并要求把捐资助学同入学脱钩。然而,学校招收择校生、收取赞助费已从最初的遮遮掩掩,发展到今天的“堂而皇之”。 

    镜头回放:某著名大学附属中学校长收到要求入学的条子竟重达1公斤。北京市丰台区一所重点学校明码实价:低于分数线的,一分交一万,真可谓“一分抵万金”。重点学校如此,一般学校也“不甘示弱”:虽说不是重点,但办个重点班总可以吧。收不了几万,就几千。于是,不交钱的进慢班,交6000元的进实验班。 

    数字解读:教育部抽查的结果令人惊讶,过去5年间,全国中小学乱收费高达15亿元,清退10亿元。受政府公共财政投入及教育总供给能力不足等因素的影响,我国教育总资源存在短缺,优质教育严重匮乏,远不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接受教育的需求。一些沿海发达城市,择校矛盾突出,乱收费现象屡禁不止,并带来教育腐败和办学非均衡化等一些深层次问题,甚至引发教育违纪、违规事件,种种失范行为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 

    “两会”点评:王斌泰代表指出,教育领域怪现象频繁:当民办学校的发展受到严格限制,强调“不能以营利为目的”时,那些享有优质资源的公立学校却几乎“公开”地大举营利,成为创收高手。这对公正、公平的教育理想而言,无疑令人感到悲哀。 

    “从教育学意义上讲,快慢班是合理的。但如果是纯粹为了升学、高考而设立快慢班,就背离了其原意,可能产生负面作用。”黄维义委员对快慢班的“变异”颇为担忧。 

    城乡有别:城里是择校问题,“乡下”是入学问题 

    由于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均衡,“择校大战”愈演愈烈。在城市,为把子女送进好学校,父母们使尽浑身解数;而在我国广大农村,在中西部地区,却还有数千万双“大眼睛”在期盼,期盼有一个识字、进入文明时代的机会。 

    镜头回放:广西河池地区是革命老区,一直很贫困,其下属的三只羊乡是“穷中之穷”,一位小女孩大声疾呼“我要读书”,结果是这家学校收到社会各界近百万元的捐助,成为成千上万失学儿童中的幸运儿。 

    数字解读:城市教育乱收费确实存在浑水摸鱼、搭车收费的问题;而在农村,乱收费则往往是因为政府没有承担教育财政责任。数字表明,2001年我国农村每个中学生的平均预算内事业经费拨款仅为10元左右,每个小学生的平均基建支出仅为1块多钱。公立学校是提供公共服务的事业单位,没有自己的收费权,收入任何费用都要经过政府甚至人大的授权,更无权将收取的费用作为本单位收入。 

    “两会”点评:张杰庭委员说,现在教育资源缺乏,分配不公平,需要采取切实措施吸引民间投资,鼓励民办教育的发展。要探索一种市场机制,解决学校经费不足问题,让学校的发展变“输血”为“造血”,逐步走上良性循环。 

    “现在一方面教育资源缺乏,另一方面却存在着没有充分利用的情况,像网校、广播电视教学等手段还没有充分利用上,这非常可惜。”黄维义委员为这种浪费心痛。 

    舒安娜委员是河南郑州回族区的副区长,分管教育6年,她对教育的现状自有一番见解:乱收费是完全错误的,但另一方面政府要加大投入,勇于投入,治标又要治本。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家长舍得投入,但望子成龙的心态太强也不行。乡下中小学是能不能上学的问题,而城里中小学最集中的问题,就是乱收费。(新华网北京3月3日电)


来源:新华网 2003年3月03日
(责任编辑:洪安德)


 
相关专题
 2003年两会专题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