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1年7月02日04:34


你是灯塔

王火

    

  时光如风,但峥嵘岁月里的往事并不如烟,那些记忆总鲜明难忘。

    抗日战争后期在大后方重庆,结识了十八集团军重庆办事处的同志后,我逐渐加深了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和感情。我阅读了当时可以到手的进步书刊并订阅了《新华日报》,从那开始,党就成了我心中的灯塔与舵手。我在四川北碚夏坝的复旦大学新闻系攻读,第一次读到《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就是1944年秋天从北碚新华书店买到的。那时,对《讲话》理解得不深,但文艺要为人民服务,生活是创作的源泉等原则开始铭记。而且,有心去尝试着在创作中身体力行。这时,大批青年都追求进步,向往革命,形成热潮。由于见到国民党政府拉丁抽税对农民敲骨吸髓,我写过一篇影射性小说,题为《老伦明的梦》。“伦明”其实就是“农民”的谐音,意喻古老中国的农民,故事是:大地主家中一个被奴役的老佃户名叫伦明,整天劳作,受尽骑在脖子上的主人的虐待,被主人蒙骗一直以为自己这种受苦受难是在梦中,希冀一朝梦醒就能改变生活。他年岁越来越大,一天病倒,我去看望他,见他在青白色的油灯光照耀下(暗指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奄奄病危。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感慨他不应相信欺骗,早应抗争。这算是我想用文学作品为工农兵服务的一篇不成熟的稚嫩之作。

    以后,解放战争时期,我关心中国的命运,认定只有共产党能够救中国,我与地下党的同志过从密切。我不是党员,但1932年入党的一位地下党同志在上海搞地下兵站常给我进步书刊阅读,在思想上帮助我。那几年,我写的作品以通讯特写为多,题材来自生活,因为这种形式尖锐明快,利于为人民呼喊,利于反内战及反对国民党法西斯独裁及特务统治。在歌颂和暴露的问题上,在为人民服务的问题上,党的文艺方针给了我启示。

    1949年5月底上海解放,我即参加了上海总工会筹委会的工作。那时常唱一支歌:“你是灯塔/照耀着黎明前的海洋/你是舵手/掌握着航行的方向/年青的中国共产党/你就是核心,你就是方向/我们永远跟着你走……”我当时激情昂扬地编写了上海解放后第一套工人课本,负责华东、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职工节目,在市委领导下编办上海工运史料展览,以后筹办劳动出版社和《工人》半月刊,培养工人通讯员及工人作者。我如饥似渴地系统学习马列主义著作,这对我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审美观十分有益。我是中国文协上海的会员,对《讲话》及党的文艺方针不断学习。回顾以前多年,在为政治服务的问题上固然理解片面,写过缺乏生命力的作品,但也有较成功地塑造了抗日民族英雄工人游击队长节振国形象的作品,那就是在开滦煤矿及冀东各县深入生活才有的产物。

    难忘的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进入新时期,改革开放如同春风。党和国家对文化事业的高度重视和支持,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大发展为文学的繁荣和开拓提供了强大的动力和机遇。我的创作也进入春天。党的“双百”方针,“二为”方向指引着我。在文学创作上,我愿意站在时代前列,满怀爱国热情,关注国家命运,抒写历史波涛;我愿意反映人民心声,弘扬民族正气,歌颂高尚情操,鼓舞读者意志。我的《战争和人》三部曲和《霹雳三年》等长篇,就是从党的领导中汲取力量来完成的,我真想在作品中体现时代精神,给今日和明日的人们看到幸福的由来和人生的意义,去想一想希望、信念和理想,去想一想历史的前鉴和中国的命运。

    中国文学处在继往开来的重要时期。文艺是民族精神的火炬,是人民奋进的号角。文学创作是作家为祖国为人民献出光和热的途径。今年“七一”是党的辉煌八十诞辰,在从往昔到今日的火红年代里,我的人生道路跟随共和国的历史画下了轨迹,与共和国的喜忧密不可分。我们的党在建立共和国后,将一个拥有世界上人口最多而又受尽苦难与凌辱的中国,解决了人民的温饱难题,改变成谁也不能小看的大国,在世界上享有崇高的地位。这样的丰功伟绩中,也有文学工作者所尽的那一份力量。论今思昔,当年那熟悉的歌声,似乎又回响在耳边。

    我是在党的培养教育下成为作家的,在我的心上,党始终是灯塔,始终是舵手。三代党和国家的领导人都一致教导我们为人民服务。人民是历史前进的动力,是国之根本,一刻也不可忘记。写作时想到人民的利害与需要,坚持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我的笔将终生为依循这一原则而执着。 

    《人民日报》 (2001年07月02日第十四版)  




 
相关专题
 中国共产党80年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